配验常识
配验常识
配验常识
当前位置:首页 >> 配验常识
听障儿童的早期干预的意义是什么?
发布时间:2018-01-06

幼儿期语言发展的关键期主要表现在三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发生在幼儿出生的8-10个月,它是婴儿理解语言意义的关键期;
第二个阶段发生在1岁半左右,它是婴儿口语发展的关键期;
第三个阶段发生在5岁半左右,是幼儿掌握汉语语法、理解抽象词汇以及综合语言能力开始形成的关键期。这个时期人的相应语言能力最易得到理想的发展或阻碍。
对听障儿童进行听力语言康复,实质上就是对听力损伤的学龄前儿童实施特殊的早期教育。可见听障儿童的听力语言康复进程必定受到来自特殊教育、幼儿教育和早期干预这三种领域观念的综合影响。

听障儿童听力语言康复及早的价值有两点:
其一,在发展的关键期内为听障儿童全面康复和发展建立基础,容易取得事半功倍的康复效果;
其二,有利于充分挖掘、利用听障儿童个体残余听力和语言获得的可能性。

一、对听障儿童个体成长的意义

其一,在听障儿童发展关键期内进行基于听力语言康复为主线的早期康复教育,可以充分挖掘听障儿童的残余听力,并利用大脑言语中枢尚未完全定势的条件,减轻听障儿童的听力障碍程度,巩固或重建听障儿童的听觉概念系统,形成从听觉途径接受信息、利用信息和习得语言的能力。这里最重要的是必须及早,在他们的残余听力和发音器官久置不用终致萎缩之前进行康复训练。否则错过时机,康复效果往往事倍功半。

其二,听障儿童的早期干预也是对听障儿童进行的早期教育。研究表明,听障儿童的听力语言能力与其他方面的发展是互为支柱、相辅相成的。在他们发展的关键期内,给予各种有序的、良好的刺激,使得听障儿童个体在获得听力语言康复的同时,也获得了认知、社会性、个性情感、艺术表现和运动技能等各方面的全方位发展。早期康复教育将为听障儿童的发展奠定坚实的基础,从而缩减与同龄听力正常儿童的身心发展差距,使他们充满发展的自信。


其三,听力语言早期教育将为听障儿童创设和提供与人交往的机会和权利,促使他们早日"回归主流"。孤独寂寞隔绝于听力正常儿童与成人世界的听障儿童,也将有自己的同伴、活动、游戏、学习听与说的机会和与别人分享交往快乐的权利,这将更加有利于听障儿童面对社会,有利于他们及早掌握交往与思维的工具。
二、对听障儿童家庭的意义

听障儿童的父母常常因为子女的残疾而导致恐慌或家庭分裂,引起种种心理上的失调,并且承受着极大的精神压力和物质负担。但他们看到自己的孩子能听会说了,而不再是社会及家庭的负担时,心中又怎能不会重新涌起憧憬幸福生活的希望和信心呢?这就是听障儿童在接受听力语言早期干预的同时,而奉献给家庭的最好礼物。

第一,对听障儿童实施早期干预有助于聋儿父母正视自己孩子的听力问题,充分调动他们先天的爱心和勇气,在众多的专家和家长的帮助下,正确教育自己的孩子,摆脱恐慌和被动的羁绊,成为命运的强者和听障儿童康复的一股不可阻挡的力量。

第二,听障儿童早期康复教育有助于家长减轻精神压力和物质负担,为听障儿童的成长提供更好的家庭条件。由于听障儿童的存在,父母往往因为求医求药或需照管孩子而影响工作、影响收入,家庭生活水平无形中降低了,自感社会地位也发生了变化。听障儿童康复组织或机构的设立,以及对听障儿童的听力语言康复教育,使家长们看到了希望,听障儿童们有所管又有所教,家长从照管孩子事务中获得解脱,还可以正常工作获得正常收入,无论是在精神还是物质上都是一种重负后的释放。听障儿童家长可以对孩子有更多的物质投资和教育关注,这无疑将对听障儿童的康复与发展形成良好的促进作用。

返回列表
听障儿童的早期干预的意义是什么?
发布时间:2018/01/06

幼儿期语言发展的关键期主要表现在三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发生在幼儿出生的8-10个月,它是婴儿理解语言意义的关键期;
第二个阶段发生在1岁半左右,它是婴儿口语发展的关键期;
第三个阶段发生在5岁半左右,是幼儿掌握汉语语法、理解抽象词汇以及综合语言能力开始形成的关键期。这个时期人的相应语言能力最易得到理想的发展或阻碍。
对听障儿童进行听力语言康复,实质上就是对听力损伤的学龄前儿童实施特殊的早期教育。可见听障儿童的听力语言康复进程必定受到来自特殊教育、幼儿教育和早期干预这三种领域观念的综合影响。

听障儿童听力语言康复及早的价值有两点:
其一,在发展的关键期内为听障儿童全面康复和发展建立基础,容易取得事半功倍的康复效果;
其二,有利于充分挖掘、利用听障儿童个体残余听力和语言获得的可能性。

一、对听障儿童个体成长的意义

其一,在听障儿童发展关键期内进行基于听力语言康复为主线的早期康复教育,可以充分挖掘听障儿童的残余听力,并利用大脑言语中枢尚未完全定势的条件,减轻听障儿童的听力障碍程度,巩固或重建听障儿童的听觉概念系统,形成从听觉途径接受信息、利用信息和习得语言的能力。这里最重要的是必须及早,在他们的残余听力和发音器官久置不用终致萎缩之前进行康复训练。否则错过时机,康复效果往往事倍功半。

其二,听障儿童的早期干预也是对听障儿童进行的早期教育。研究表明,听障儿童的听力语言能力与其他方面的发展是互为支柱、相辅相成的。在他们发展的关键期内,给予各种有序的、良好的刺激,使得听障儿童个体在获得听力语言康复的同时,也获得了认知、社会性、个性情感、艺术表现和运动技能等各方面的全方位发展。早期康复教育将为听障儿童的发展奠定坚实的基础,从而缩减与同龄听力正常儿童的身心发展差距,使他们充满发展的自信。


其三,听力语言早期教育将为听障儿童创设和提供与人交往的机会和权利,促使他们早日"回归主流"。孤独寂寞隔绝于听力正常儿童与成人世界的听障儿童,也将有自己的同伴、活动、游戏、学习听与说的机会和与别人分享交往快乐的权利,这将更加有利于听障儿童面对社会,有利于他们及早掌握交往与思维的工具。
二、对听障儿童家庭的意义

听障儿童的父母常常因为子女的残疾而导致恐慌或家庭分裂,引起种种心理上的失调,并且承受着极大的精神压力和物质负担。但他们看到自己的孩子能听会说了,而不再是社会及家庭的负担时,心中又怎能不会重新涌起憧憬幸福生活的希望和信心呢?这就是听障儿童在接受听力语言早期干预的同时,而奉献给家庭的最好礼物。

第一,对听障儿童实施早期干预有助于聋儿父母正视自己孩子的听力问题,充分调动他们先天的爱心和勇气,在众多的专家和家长的帮助下,正确教育自己的孩子,摆脱恐慌和被动的羁绊,成为命运的强者和听障儿童康复的一股不可阻挡的力量。

第二,听障儿童早期康复教育有助于家长减轻精神压力和物质负担,为听障儿童的成长提供更好的家庭条件。由于听障儿童的存在,父母往往因为求医求药或需照管孩子而影响工作、影响收入,家庭生活水平无形中降低了,自感社会地位也发生了变化。听障儿童康复组织或机构的设立,以及对听障儿童的听力语言康复教育,使家长们看到了希望,听障儿童们有所管又有所教,家长从照管孩子事务中获得解脱,还可以正常工作获得正常收入,无论是在精神还是物质上都是一种重负后的释放。听障儿童家长可以对孩子有更多的物质投资和教育关注,这无疑将对听障儿童的康复与发展形成良好的促进作用。

听障儿童的早期干预的意义是什么?
发布时间:2018/01/06

幼儿期语言发展的关键期主要表现在三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发生在幼儿出生的8-10个月,它是婴儿理解语言意义的关键期;
第二个阶段发生在1岁半左右,它是婴儿口语发展的关键期;
第三个阶段发生在5岁半左右,是幼儿掌握汉语语法、理解抽象词汇以及综合语言能力开始形成的关键期。这个时期人的相应语言能力最易得到理想的发展或阻碍。
对听障儿童进行听力语言康复,实质上就是对听力损伤的学龄前儿童实施特殊的早期教育。可见听障儿童的听力语言康复进程必定受到来自特殊教育、幼儿教育和早期干预这三种领域观念的综合影响。

听障儿童听力语言康复及早的价值有两点:
其一,在发展的关键期内为听障儿童全面康复和发展建立基础,容易取得事半功倍的康复效果;
其二,有利于充分挖掘、利用听障儿童个体残余听力和语言获得的可能性。

一、对听障儿童个体成长的意义

其一,在听障儿童发展关键期内进行基于听力语言康复为主线的早期康复教育,可以充分挖掘听障儿童的残余听力,并利用大脑言语中枢尚未完全定势的条件,减轻听障儿童的听力障碍程度,巩固或重建听障儿童的听觉概念系统,形成从听觉途径接受信息、利用信息和习得语言的能力。这里最重要的是必须及早,在他们的残余听力和发音器官久置不用终致萎缩之前进行康复训练。否则错过时机,康复效果往往事倍功半。

其二,听障儿童的早期干预也是对听障儿童进行的早期教育。研究表明,听障儿童的听力语言能力与其他方面的发展是互为支柱、相辅相成的。在他们发展的关键期内,给予各种有序的、良好的刺激,使得听障儿童个体在获得听力语言康复的同时,也获得了认知、社会性、个性情感、艺术表现和运动技能等各方面的全方位发展。早期康复教育将为听障儿童的发展奠定坚实的基础,从而缩减与同龄听力正常儿童的身心发展差距,使他们充满发展的自信。


其三,听力语言早期教育将为听障儿童创设和提供与人交往的机会和权利,促使他们早日"回归主流"。孤独寂寞隔绝于听力正常儿童与成人世界的听障儿童,也将有自己的同伴、活动、游戏、学习听与说的机会和与别人分享交往快乐的权利,这将更加有利于听障儿童面对社会,有利于他们及早掌握交往与思维的工具。
二、对听障儿童家庭的意义

听障儿童的父母常常因为子女的残疾而导致恐慌或家庭分裂,引起种种心理上的失调,并且承受着极大的精神压力和物质负担。但他们看到自己的孩子能听会说了,而不再是社会及家庭的负担时,心中又怎能不会重新涌起憧憬幸福生活的希望和信心呢?这就是听障儿童在接受听力语言早期干预的同时,而奉献给家庭的最好礼物。

第一,对听障儿童实施早期干预有助于聋儿父母正视自己孩子的听力问题,充分调动他们先天的爱心和勇气,在众多的专家和家长的帮助下,正确教育自己的孩子,摆脱恐慌和被动的羁绊,成为命运的强者和听障儿童康复的一股不可阻挡的力量。

第二,听障儿童早期康复教育有助于家长减轻精神压力和物质负担,为听障儿童的成长提供更好的家庭条件。由于听障儿童的存在,父母往往因为求医求药或需照管孩子而影响工作、影响收入,家庭生活水平无形中降低了,自感社会地位也发生了变化。听障儿童康复组织或机构的设立,以及对听障儿童的听力语言康复教育,使家长们看到了希望,听障儿童们有所管又有所教,家长从照管孩子事务中获得解脱,还可以正常工作获得正常收入,无论是在精神还是物质上都是一种重负后的释放。听障儿童家长可以对孩子有更多的物质投资和教育关注,这无疑将对听障儿童的康复与发展形成良好的促进作用。